上一页首页12345678910下一页
返回列表 发新帖回复
go 回复: 475 | 浏览: 3818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我敢肯定张竞驰他在给我卡片之后,就一直盯着我看,他竭力在扑捉我脸上能展露出来的所有情绪。

而我的反应,肯定是让他十分满意,他才会微微笑了一下,挥了挥手冲我说:“好了,你出去吧。”

我捏着那张卡片迟疑了一阵,有点小心翼翼地开口说:“张先生,其实我觉得我比较适合留在这边上班。”

张竞驰拉开了抽屉,一直往办公桌上面掏文件,他连看都不看我就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李小jie跟新胜达签了三年的劳动合同,也就是说李小jie在这三年内,将要服从公司任何合理的安排。如果李小jie觉得我是在强人所难,我会让人力资源部门核算一下李小jie提前辞职给公司造成的损失的。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出去。”

哪怕他的语气很是平淡,里面也有一种不容置疑的震慑力,我又是迟疑了一下,最终咬咬牙走了出来。

刚刚走到位置上,小柳就站起来捅了我一下,压低声音特八卦地问:“李橙,新来的老总找你干嘛?该不会是看你长得好看,故意把你叫进去的吧!”

这丫平时说话就这样,我早就习惯了。

怀抱着一堆的心事,我实在没心情扯淡,于是我白了她一眼,直接说:“他找我给个官给我当,他要封我为诸侯享受万民膜拜,你羡慕去吧。”

没扒到什么八卦,小柳切了一声,坐下去不再跟我扯淡了。

我点了点鼠标,黑下去的电脑屏幕瞬间亮了起来。

我一眼就看到了李大军的qq头像在闪个不停。

点开来看了看,简简单单的三句话,我也看出了有些气急败坏的味道。

他说:“冯文科联系我了!你搞掂他!你要知道这些全是你欠的!”

对于他的理直气壮,我已经司空见惯,然而他的这番话,还是在我的心里面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像是冯文科的行事风格。

首先他是一个傲气的男人,然后他才是一个正常而肤浅的男人。

哪怕我对于他而言,不过是还没到嘴上的猎物,我可能不过是他在狩猎着的其中一个女人,他也无法接受我的租房里面出现别的男人,他会非常愤怒,而他的傲气会促使他这样的大人物非要跟我一般见识。

而这个一般见识,就是他会动用他认为不错的方式来间接威胁我。

可悲的是,我哪怕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也不得不在晚上下了班之后,主动给他打去了电话。

电话响了挺久,他才接起来。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装到不能再装了,他用那种挺意外的语气问:“什么风把你吹着给我打电话了?”

    我一边捏着手机,一边去把窗关上,这才说:“冯先生,我哥已经回去湛江了,他现在开了一个档口….。”

    我的话还没说完,冯文科已经接了一句:“你哥的事,跟我有关系吗?”

    我想要说的话全部被他噎得说不出来,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最终咬咬牙说了亮堂话“冯先生,你需要我做什么,才能原谅我?”

    冯文科在那头顿了一下,他很快说:“变直接了对吧?我还在外面出差,下周五回深圳,晚上你跟我一起过,如果你还是处,我就原谅你。”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他说完他想说的话,随即把电话撂了。

    而我却为他这番直白无耻的话,彻夜失眠。

    闹钟响的时候,我努力睁开疲乏到了极点的眼睛,爬起来拿镜子照了照自己,感觉我再穿一件黑白相间的上衣就能跑去冒充国宝了。

    心情沉重,我迷迷糊糊地爬下床,一个不经意膝盖又被磕了一下,痛让我飞快地清醒了过来,我瞥了一眼张竞驰留给我的卡片,飞快地跑去洗漱换衣服,然后滚到楼下等车。

    转了一趟车到了振业大厦,我按照卡片上面的地址上了13楼。

    这里的装潢看着很高端,比新胜达的不仅仅是上了一个档次。

    电梯门一打开,我就能隔着玻璃门看到“博联集团”四个大字。

    比张竞驰说的九点还早了十分钟,前台大厅那里已经人声鼎沸,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

    整了整衣服,我走过去伸手按了门铃。

    门很快就打开了,我随即走进去冲着前台美女说:“你好,我找一下罗米慧罗xiao姐。”

    前台美女抬起眼帘扫了我一眼,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很职业化的笑容,声音不冷不热地问:“你好,请问有预约么?”

    我愣了一下,很快说:“是这样的,是张竞驰先生让我过来找罗姐的。”

    前台的脸上闪现出了一丝的狐疑,但是她很快说:“我这边没有接到通知,这样吧,不然你先到会客室稍等….。”

    她的话还没说完,我的身后随即响起了一个特温柔的声音:“小何,等一下会有一个李橙姐过来找我,到时候你直接带到我办公室。”

    我按耐住一些微妙的情绪,很快转过脸去说:“你好,我是李橙。”

    也就只瞥了罗米慧一眼,我心里面万千的草泥马就忍不住在奔来走去,心里面默默来了一句,卧槽,冯文科眼瞎了,放着这么个漂亮女人,自己还到处去招蜂引蝶。

    罗米慧当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她朝我莞尔一笑说:“你好,到我办公室来吧。”

    我跟着罗米慧一路走了挺久,七拐八拐的,在快要接近尽头的时候,总算到了一个挂着“人力资源总监”门牌的办公室前。

    罗米慧又是朝我示意笑笑,然后她掏出钥匙开了门,把我请了进去。

    我按照她的示意坐在沙发上后,她自然而又大方得体地问:“李小是喝咖啡还是茶?”

    我瞬间感觉博联的逼格不是一般的高!

    有点拘束地说要茶之后,罗米慧打了个内线电话,然后她在我面前款款坐下,她伸手随意撩了一下自己额前散落的发丝,举手投足之间,风情万种。

    我顿时有点自惭形秽,更因为与冯文科那点乱糟糟的关系而显得有些紧张起来。

    似乎察觉到我的小紧张,罗米慧浅笑了一下说:“李小不需要这样拘束,以后大家都是同事了。更何况李小是竞驰推荐过来的人,我会跟设计部的打个招呼,让大家关照一下你的。”

    我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就点了点头。

    罗米慧扫了我一眼,笑容一下子隐去,表情稍微严肃起来,话锋一转说:“但是李姐,有件事,我需要提醒你一下。”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我被她这个转折吓得心惊肉跳,以为她想说的事情与冯文科有关,我的手不自觉地合并放在大腿那里,微微屈了一下。

    这时,外面有人敲门,罗米慧说了一句请进,转眼有个穿着时尚的美女就端着两杯茶过来,给我们放下就出去了。

    罗米慧端起茶抿了一口,这才慢腾腾地继续说:“我不希望任何职员传出有可能影响公司形象的事情,如果李姐需要认识更多有钱的男人,我可以帮忙牵线,李姐不需要喝醉了在路上乱拉人。”

    我的脸刷一声红了。

    张竞驰肯定跟她说过,我在苏荷喝得酩酊大醉冒失拦他车的事。

    感觉自己难堪的一面被扒了,我有点尴尬,忙不迭地端起茶杯企图掩饰自己的窘境,却不料一大口喝下去,那些滚烫的液体在喉咙里面横冲直撞,我差点被烫出眼泪来。

    目睹了我的狼狈,罗米慧倒是不动声色地给我递了一张纸巾过来。

    我接过来胡乱地擦拭了一下,正要说一声谢谢,罗米慧的表情已经变得不冷不热,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淡淡地说:“冯文科的眼光,真的越来越差了。”

    那张被我弄皱的纸巾被我捏在手里,我的手全部蜷缩起来,诧异地抬起头看着罗米慧。

    她依然单手捧着那杯茶,动作尽显大家闺秀的风范,她另外一只手,又是慢慢地撩动了一下自己的发丝,然后一字一顿地说:“竞驰跟我说起你的时候,他说冯文科竟然出现在你家了,我还在想这个男人是不是要叛变了。但是现在一看到李姐,我就放心多了。李姐,如果冯文科有打扰到你,千万不要介意。等他的新鲜感过去了,他自然就会停止纠缠你的。当然,他从来不白玩女人的,凡是跟他游戏过的女人,他都会给点钱的,这个李姐可以期待一下。”

    哪怕我已经听出了她语气里面的不屑,鄙夷,以及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我竟然也无力反驳。

    在被冯文科不断纠缠的时候,哪怕我从头到尾都是被冯文科步步逼退退无可退,哪怕我努力保持着与他的距离,我也一直很是畏惧地想着哪一天他的正牌女朋友罗米慧会知道我的存在,她会不会像网上那些疯传的原配撕小三那样当街甩我巴掌或者当街扒我衣服。

    我被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吓得不轻。

    却没有想到,在今天看来,像罗米慧这样的女人,她不可能做得出那种事。

    她最擅长的就是优雅而得体地用看似客气的话,将我狠狠地踩在脚下,如同踩着那些扶不上墙的烂泥一样。

    而我也确实拥有着如同烂泥一般的人生。

    我捏得紧紧的拳头终于松懈下去,我稳稳地坐在那里,处之泰然地说:“好的,知道了。”

    我懒得跟这个女人多说什么。

    甚至有些不合时宜,汹涌地堵在我心口的情绪居然是,她竟然一口一个竞驰竞驰,她跟张竞驰肯定很熟,他和她的关系肯定很好,他什么都会跟她说吗,说不定他喜欢的就是她这样的类型的。

    而我,瞬间明白张竞驰为什么把我弄到博联来上班,他不过是将我这个无关痛痒的人,将我这个在他看来很是鄙夷,像是破坏了冯文科和罗米慧的感情的女人,拽到了罗米慧的面前,任由她发落罢了。

    现在,罗米慧总算把我发落完了,她挥了挥手说:“我会通知行政部的同事给你安排位置的,出去吧。”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因为有违禁词,我把小jie,,都改了一下哈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不知道是不是罗米慧的意思,反正我最后被安排在靠近洗手台的位置。

    整整一个上午,都不断有同事给我递杯子过来说:“嘿嘿,你顺手,麻烦帮我洗下杯子。”

    中午休息的时候,我在旁边的自选快餐店吃完饭回来,还没踏入设计部那片区就听到里面有人在谈论我。

    “听说新来的有来头,是张总推荐过来的。”

    “但是看起来罗总监不怎么给张总这个面子呢。”

    “呆头呆脑的,倒是挺好使唤的。”

    “你们说她怎么回事,看着挺年轻的,长得挺好看啊,但是穿着品味真是不敢恭维。”

    我站在那里僵了一阵,最后当作没听见似的走进去,还朝他们笑了笑,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大概被我的反应弄得面面相觑,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就跟忽然被封进口袋里面一样,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再去想被说闲话的事,我掏出手机,给发短信问我新办公室怎么样的林小美回了个信息,正要趴在办公桌上面睡一阵,我桌子上的电话却响了,我伸手过去就拿了起来。

    很程式化的声音,那头说:“你好,请到张总办公室一下。”

    电话随即被挂断了。

    我原本想问问同部门的同事,但是想想算了。

    我要问他们张竞驰的办公室在哪里,他们肯定觉得我是此地无银,又或者觉得我在装逼。

    我去问了前台。

    休息时间,前台正拿着手机在玩游戏,她看都不看我,就说了一个15楼。

    跟13楼高大上的装潢不一样,15楼的风格是婉约派,说不出哪里好看,但是总觉得浑然天成。

    我敲了敲门。

    里面大概过了一分钟才传来说:“请进。”

    我推开了门。

    隔着很远很远,我看到张竞驰坐在办公桌后面,他穿着正装,正用手支着头看一份文件。

    我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地问:“请问你找我吗?”

    张竞驰伸手出来往下挥了挥,示意我坐下。

    我拉开椅子的时候太紧张,膝盖又被磕了一下。

    痛得死去活来的,我强忍住,坐了下来。

    他抬起眼帘扫了我一眼,一脸平静地问:“见过罗米慧罗姐了?”

    我点头,稳稳地答:“是的。”

    他又看了我一眼,继续平静地问:“你觉得罗姐怎么样?”

    我放在大腿上的两只手拧在一起,想了想我说:“挺好的。”

    张竞驰将看着的文件拉开抽屉放了进去,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慢腾腾地说:“看你那天收到卡片的表情,你应该在见过罗姐之前,就知道她的存在。我不知道你跟冯文科到了什么程度,但是不管到了什么程度,我希望你到此为止。世界上有钱的男人还是很多的,你完全可以换一个下手。你没有资格去毁掉别人的生活,让别人活得跟你一样烂。”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从他的话里面听出了些少的鄙夷。

    你没有资格去毁掉别人的生活,让别人活得跟你一样烂。

    这句话更像一根钉子一样,被他狠狠地敲进了我的骨骼里面。

    呵呵,看来那晚拦车,我真的给他留下太大的坏印象。

    我的手拧了起来,我的感性总是会偶尔凌驾在我的理智至上,我盯着他说:“如果张先生你把我调到博联来,不是为了把我弄到罗小的面前让我难堪,我会非常感谢你。但是现在,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因为我年轻的时候很愚蠢,把生活越过越烂,它确实像一潭烂到不能再烂的烂泥,而张先生你下脚太重了,我要先把自己捞起来。”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我的眼眶有些发红,却被我竭力地忍住了。

    我努力再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继续说:“现在张先生的目的达到了,你下一步就是炒掉我,对吧。”

    张竞驰扫了我一眼,脸上依然是鄙夷与不屑交织,他冷冷地说:“想象力太丰富未必是一件好事。我会提前让你到博联,是因为我看过你画的草图,你虽然人品不佳,但是总算有些设计资质,而现在有个新上来的项目,你的设计风格比较贴近,当然后面如果你拿不出让我满意的东西,照样滚蛋。至于你在罗米慧那里收获了难堪,跟我一毛钱关系也没有,你应该检讨一下你自己,没事去招惹那么多男人做什么。”

    “我已经让人安排把这次项目的资料下发给你了,这今天你先做一个样图出来,我会随时用到。我说完了,出去。”

    我回到自己的位置时,果然看到了桌面上有一沓的资料。

    我翻开了看了看,甲方名字叫深圳市美兰格箱包贸易有限公司。

    这个公司名字倒是挺好记的,我这样想着,又继续往下看。

    却在甲方代表人签字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陈亮。

    生怕是自己看错了,我又揉了揉眼睛。

    可是,白纸黑字摆在那里,“陈亮”这两个字在我的面前糊成了一片。

    很快我想,估计是同名同姓的人,不可能是那个带我来深圳的陈亮,不可能是那个无数次帮忙过我的陈亮,不可能是那个帮我太多也被我伤得太深的陈亮。

    抱着侥幸的心理,我翻开了下一页。

    正看得入神,我的桌面被人敲了一下。

    我抬起头来,有点打扮很是时尚的女孩子很不友善地看着我,张嘴就嘲讽的语气说:“怎么样,靠关系把我的案子给抢了,高兴吗?”

    我还来不及应话,她另外一只手拿着的那沓文件,就被胡乱地摔到了我的桌子上。

    我被这些文件摔出来的声音弄得一愣一愣的,还没回过神来就又听到她说:“这些资料要归档的,反正明天周六了休息,你今晚加班加点也给我做出来,交不上来就别怪我不客气。”

    我扫了那个美女一眼,又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其他脸上带着看戏神色的同事,没再太多废话,我说:“好的,我知道了。”

    那个女的冷哼了一声,走了。

    直到她的背影完全消失在我的视线里面,坐在我旁边那个叫小龙的同事跟我说:“李橙,你别往心里去,林丽她这个人就这熊样。”

    我哦了一声,跟小龙说了一声谢谢,他说了不客气,转而忙去了。

    我又偷瞄了一下整个部门,这才发现这里的同事中午都不午休的,他们有的在看图纸,有的在作图,有的在给客户打电话,大中午还忙忙碌碌的场面跟在新胜达的时候有着天壤之别。

    为了尽快融入这样的氛围,我也就把乱糟糟的桌面收拾了一下,也忙了起来。

    我先把美兰格的案子资料看了一遍,随手就画了两个粗略的图纸出来,又做了个简单的ptt,拷进了随身带着的u盘里面备用。

    忙起来时间过得很快,等我收拾完林丽给的那份资料,也已经到了九点半了。

    下到楼下,我觉得有点饿,就跑去旁边买了一个玉米,一边啃着一边往回走,站台就在振业大厦再下去一些。

    谁知道,经过振业大厦的门口处时,我一眼就看到了张竞驰正朝着这边走来。

    神使鬼差的我赶紧把刚刚啃了几口的玉米藏在身后,快步挪动着想要离他远一些,却不料他还是见到我,他朝我挥手说:“过来,我正要找你。”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将那根玉米藏在身后,不情不愿地走过去问:“请问张先生找我有事?”

    张竞驰面无表情地拨弄了一下手上的车钥匙,他淡淡地说:“跟我去一趟美兰格,那边的老板想听下博联这边对这次项目的看法。我会给你算加班费。”

    坐在张竞驰的车上,他一边开着车,一边用挺平淡的语调说:“美兰格那边的老板跟博联的关系不错,等下你按照自己的理解来说就好,不必过于紧张。还有,不要把玉米粒弄到我车上。”

    他说完,还是嫌弃的神色,随即盯着前方不再理我。

    估计也不是因为这次项目他需要用到我,他是压根多一句话都懒得跟我说。

    而我早就接受了这样的现实,我哦了一声,拧过头去看路边飞速倒退的风景,我说:“好,明白。”

    一路沉默。

    最后张竞驰把车开到深惠路,七拐八拐之后,在塘坑里面一栋厂房里面停了车。

    我们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上到了五楼。

    出了电梯之后我把那个早已经变得冷冰冰的玉米放到了垃圾桶里面,加快脚步跟上了张竞驰。

    跟厂房有些残旧的外观不同,美兰格的内部装修各种高大上,我甚至在前台那里看到了一台挺不错的咖啡机。

    跟我不断用眼角的余光各种观察环境不一样,张竞驰目不斜视地走到前台,他淡淡地说:“你好,我找一下陈总。”

    果然跟张竞驰说的那样,他往那里一站,那个前台就忙不迭地将我们往总经理的办公室里面引了。

    我们坐在沙发上之后,那个前台给我们倒了水过来,她说:“张先生,请稍等,陈总在楼上开会,他很快下来。”

    我跟张竞驰坐在那里大概有五分钟,外面的门随即被推开了,有个沉稳的脚步声响起来,并且越来越近。

    张竞驰率先站了起来,他朝来人伸了手去。

    与此同时,我也是站了起来的,我还想朝着来人笑一下,以示友好。

    可是很快,我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原来这个世界上没有太多同名同姓的人,这个陈亮,跟我以前认识的那个陈亮,是同一个人。

    正在我的面部表情僵成一片的时候,张竞驰指了指我说:“陈总,这是李小,这次项目主要设计师。”

    陈亮看了看我,他一脸波澜不惊的表情说:“我跟李小,可是老熟人了。”

    很明显,张竞驰似乎有些意外,但是他不太动声色,他说:“很巧。”

    陈亮又看了我一眼,他的语速一下子变慢,他慢腾腾地说:“可不是吗,真的很巧。我可从来没有想过我能因为工作而跟很久没联系的老熟人有交集。巧的是,张总你大概不知道,李小之前暗恋的人,也姓张。更巧的是,李小暗恋的那个张先生,跟我挺熟的,呵呵。”

    因着陈亮的话,张竞驰扫了我一眼,我却分明从他的眼神里面看到切这种女人也会玩暗恋逗我呢逗我呢!

    心里面有说不上的难受,也怕陈亮继续胡扯下去,我赶紧伸出手去说:“陈总太默了,请后面多多指教。”

    陈亮扫了我一眼,他不咸不淡地说:“指教是肯定不敢的,毕竟李小很厉害的,不是么?”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陈亮说完,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我的手局促地抓住了衣袂,抿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张竞驰扫了我跟陈亮一眼,他肯定是察觉到了微微的**味,他微微笑笑说:“没想到陈总跟李小那么熟,这样后面合作起来,会容易得多。”

    陈亮的目光依然停留在我身上,他又是慢腾腾地说:“当然,我都有点迫不及待想要跟李小合作了。”

    哪怕我再诧异,我也不想丢了自己的专业素养。

    调整了一下情绪,我用稳稳的声音问了一句:“请问陈总这边有笔记本电脑吗?我来今天做了一个大致方向的ppt,想给陈总看一下。”

    陈亮很快去拿了一台笔记本过来,我接过来之后,熟练地把u盘插进去点开,找到了那个文件夹。

    整个过程,我心无旁骛地说着关于这个项目的事情,直到整个ppt讲解完,我把修好的两张图打开,我说:“陈总,这是我提前做出来的系列图,陈总可以下发到市场部和生产部,集思广益去判断我的设计风格在市场销售是否存在优势,以及生产上的可行性。”

    我说完了之后,有长达三十秒短暂的沉默。

    随即,陈亮爽朗的笑声响起来,他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的脸,慢腾腾地说:“我真的越来越期待与李小的合作了。”

    我被这样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于是不自觉地躲闪了一下,却不经意对上张竞驰的目光,我更是惊慌失措,赶紧的把目光放回到电脑屏幕上,强作镇定地说:“我说完了。”

    张竞驰这才缓缓开口说:“陈总,那我们就先回去,后面电话联系。”

    陈亮掏出一支烟点燃,猛然地吸了一口,他说:“我还有些事情想跟李小沟通一下,今晚太忙还来不及吃饭,不如一边吃一边聊?”

    张竞驰点头没再客套,我们三个人进了电梯一起下来,陈亮不知道跟张竞驰说了哪个地址,张竞驰点了点头,随即示意我上车。

    我坐到了车上之后,随手将u盘放回到口袋里面,又把头低下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张竞驰发动了车子,他把车拐出来之后,冷不丁地来了一句:“你跟陈亮认识很多年了?”

    我嗯了一声。

    张竞驰扫了我一眼,淡淡地说:“你得罪过他?”

    我的手不自觉地拧成了一团,好半天才硬着头皮说:“说起来太复杂。”

    似乎对我这个答案已经预料到,张竞驰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句:“看不出来,你人脉挺广。”

    我当然听得出这不是夸奖,于是我抿着嘴,一路沉默。

    张竞驰也不再作声,他把车提速,跟上了前面的陈亮。

    最后车在一个饭店那里停了下来。

    我跟着下车,风一吹,就把我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的,我赶紧的理了理,跟着张竞驰陈亮往里面走。

    陈亮似乎是这里的常客,他一进去就有好几人说陈先生来了之类的,而陈亮也冲他们打招呼,举手投足之间显露了成功人士的派头。

    他已经不是那个窝在深圳大学里面卖奶茶的奋斗青年陈亮了。

    而我,却依然是那个女**丝李橙,一个不识好歹的女**丝。

    我就抱着这样复杂的心情入了桌。

    而张竞驰,他拉开了我旁边的椅子,坐在了我一旁。

    这时,在我们对面坐下的陈亮,他盯着我们看了一下,他还是盯着我,慢腾腾地说:“你们两个真有夫妻相。”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张竞驰抬起眼帘看了看陈亮,他端起茶杯往碗里倒茶水,好一阵他才缓缓接话:“一个月不见,陈总变默了。但是陈总这样开李小的玩笑,让我间接占了李小的便宜,我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陈亮继续点烟,那些烟圈不断地飘来飘去的,他盯着我,眼眸里面尽显得意的神色,他的嘴一张一合,继续调侃的语气说:“说不定李小喜欢被张总占便宜呢,说不定李小就喜欢像张总这样的成功人士呢。你说是不是,李小。”

    我就坐在那里,也能感觉到乱枪扫射,我还没拿出铠甲,感觉自己就要被干掉了。

    于是,我飞快地抬起头来,迎着陈亮的目光与他四目相对,我慢腾腾地说:“陈总真爱开玩笑,像我这样的小喽啰,哪里敢想这些有的没有的,我就只想把这个项目做好了,多拿点钱养家糊口而已。以前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陈总可以原谅我吗?”

    陈亮愣了一下,他很快说:“可以。”

    说完,他随手招来了服务员,他说:“就我上次喝的那个红酒,上六瓶。”

    面前的杯子很快被满上了。

    陈亮举起杯来朝我们示意说:“张总,李小,来,走一个。”

    我正要摆手说自己酒量不行,张竞驰已经开口说:“好。”

    我只好硬着头皮跟着他们举杯,将那些猩红的液体尽数倒进嘴里。

    很快,这样毫无意义的干杯,就过了三巡。

    空掉的杯子又被满上了,很多桌子上面的酒瓶空了一个又一个,我的头越来越晕。

    借着酒劲,我不自觉地在桌子下面扯了扯张竞驰的衣袖。

    张竞驰低下头来扫了扫我拉着他衣袖的手,他忽然俯身过来在我耳边轻飘飘地说:“不能得罪陈亮,他让你喝就喝,我会保证你的安全。”

    他呼出来的气,在我的耳边缭绕着,太迷惑人心。

    我松开了他的衣袖,端起酒杯又跟示意碰杯的陈亮碰了杯。

    我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

    我开始晕头转向,而对面的陈亮变得面目模糊,在我面前糊成了一副水彩画。

    但是,他依然往我的杯子里面倒酒。

    我的头晕到了极点。

    醉意促使我将手搭在张竞驰的肩膀上,我听到自己迷迷糊糊的声音说:“张先生,我喝醉了。”

    我的眼睛有点睁不太开,但是我还是能看到张竞驰的轮廓。

    见他没把我的手摘下来,我以为这是一场美梦。

    在醉意与美梦混沌的边缘,我的手从他肩膀上面游弋到他的脸上,我的手从他的耳垂处划过,最后停留在他的脸颊上,我仰起脸嘿嘿笑了一下说:“不错,长得可真帅呢。”

    觉得很困啊,头很沉重啊,我想着在梦里呢,靠着他一下不会怎么样对不对。

    于是我肥着胆子依附了过去,慢慢地将身体的重量靠到了他身上。

    我觉得自己做了一个特别漫长的美梦,在梦里面我断断续续地听到张竞驰的声音,他的脸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地在我的眼睛里面暗影浮动,我们一前一后地奔走在人迹罕至却风景如画的沙滩上,他不断地朝我笑,跟我聊天,用特别蛊惑人心的笑容和声音诱惑着我朝他奔去。

    我一点也不想这样的美梦醒过来,我生怕自己一醒来这些美好的幻想会全数不见。

    但是,我还是被推了一把,我惊了一下,睁开了眼睛。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然而一睁开眼睛,我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因为映入眼帘的,就是张竞驰的脸。

    我嘿嘿笑了一下,美美地转了个身,还嘟哝了一句说:“幸亏美梦还没醒。”

    说完我又想闭上眼睛呼呼大睡。

    却又被隔着被子推了一把。

    很快,我听到张竞驰很清晰的声音,他说:“你再不起来,我会把你扔出去。”

    我的大脑有一分钟的短路,但很快我像是被蛇咬了一口似的,强撑着头痛惊慌地坐了起来。

    映入我眼帘的,不是我租住的那个狭窄的小单间,而是一派简约却浑然天成的奢华。

    我揉了揉眼睛,一看到面前脖子上面还挂着一条浅蓝色毛巾的张竞驰,我就惊慌失措地掀开被**跳起来,踉踉跄跄了几步,总算站稳了。

    扫了我一眼,张竞驰说了一句让我特莫名其妙的话:“在苏荷喝多了死皮赖脸跟我回家这事,你策划了多久?“

    我以为我听错了,我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问:“你说什么?”

    张竞驰的脸上挂着玩味的神色,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种无可救药的自负凑过来,居高临下地盯着我说:“为了接近我,你花了不少心思吧?”

    他呼出来的气,在我脸上缭绕了一阵,我急急后退了一步,稳稳地说:“张先生,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感谢昨晚你把沙发给我睡,我先走了。”

    我说完,随即朝着大门那边奔去。

    去到门那边才想起,他大爷的这是指纹门,没有张竞驰按一下,我压根出不去。

    也不知道他今天吃错了什么药,他一见我往门这边来,就径直走了过来,伸手一把按在门上,将我半包围在门内,贴得更近。

    我的脸忽然一下子烧起来,赶紧的后背贴着门,妄图离他远一些。

    他却慢腾腾地俯身下来,他的鼻翼跟我的鼻翼仅仅隔着不到三厘米的距离,他一字一顿地说:“不得不说,虽然你的人品不怎么样,但是,挺有眼光的。”

    我实在觉得太莫名其妙,于是强作镇定地问:“什么意思?”

    张竞驰意味深长地扯开嘴角轻笑了一下,他懒洋洋地说:“你不是暗恋我么?这不是证明你很有眼光么?”

    我瞬间内心奔腾了无数的草泥马。

    我的脸又涨得通红,我的心跳得飞快,如同有一只小鹿还是小狗在里面跑来跑去那样,乱糟糟的。

    竭尽全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很快用特波澜不惊的语气说:“张先生你有被暗恋妄想症吧?”

    将所有的目光放在我的脸上,他盯着我,不怀好意地说:“如果我有被暗恋妄想症,那你肯定是缺爱综合症晚期,昨晚你可是很热情地摸我,你夸我越长越帅,帅到让你无法自拔,这些你全忘了?”

    我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嘴,竟然无言以对。

    我不禁把头垂下来,我很艰难地岔开话题说:“张先生,我要回家洗衣服,你让我出去吧。”

    没接我的话茬,张竞驰突兀换上冷冷的语气说:“我不管你暗恋我还是明恋我,但是从今天开始,你该收起这种廉价而愚蠢的感情了。别发着白日梦,幻想着我会喜欢上你这样的女人。”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他的这番话,更像是一只被点燃了塞进我内心的zha弹,我还没没来得及穿好铠甲,我还来不及金刚不坏,所有支离破碎的血肉模糊,已经将我的内心狠狠地覆盖掉。

    我抿着唇,扫了他一眼,就这样静默对峙着。

    那些在高中时代所有的记忆一幕幕闪现而过,在我的脑海里面斑斓成了一副水彩画。

    幸运的是,我还是能按捺住内心汹涌而奔腾的悲伤,我还是能恰如其分适时地阻挡自己萧杀的眼泪。

    是啊是啊,这份感情有多廉价愚蠢只有我知道。

    我也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了昂贵的代价。

    就跟蝴蝶效应一样,做错了一件事,后面就有无数坏的连锁反应,它们串联在一起,无数次地嘲笑着如此愚蠢的我。

    而看看这个愚蠢的我,竟然还是甘之如饴,竟然因为他让我别再暗恋他了而难过。

    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哪一天,我连暗恋他的资格都要被剥夺掉。

    我生怕自己藏匿不住自己快要汹涌出来的眼泪,我生怕自己在他面前成了那种需要挥掷眼泪来博取哪怕一丝一毫的怜悯或者同情的女人,于是我高傲地抬起了自己的头,我淡定地说:“张先生,好吧我承认我年轻的时候,确实做过一些比较愚蠢的事情。但是人不可能蠢上一辈子的,我早就不喜欢你了,你不需要有任何压力。”

    张竞驰扫了我一眼,他不冷不热地说:“我喜欢看你扯谎不打草稿的样子,继续。”

    我努力按捺自己的情绪,一副坦荡荡的神色与他直视,冷冷地说:“对了张先生,看在你给了我一份工作的份上,我想跟你分享一些人生道理。如果以后遇到有人喜欢你,而你永远也不可能喜欢那个人,但是请你不要把她的感情看得太廉价。但凡是存在的事物,必然有它存在的理由。还有就是,哪怕在你看来再乱七八糟的人,她也不是路边的小猫小狗,她其实跟你这种很厉害的成功人士一样的,她也不过是活生生的人,她也会有自尊,她也希望获得尊重,她也很努力想要把生活过得明亮一些。没有人愿意永远活在黑暗里面,也没有人能在泥潭里面玩得很开心。在下脚踩别人的时候,如果你能加上一些微乎其微的同情心,也会让你看起来更有魅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面目可憎。”

    说完,我把他的手拨下来一个旋身出来,离他远了一些,我不顾他越来越发阴沉的脸,继续若无其事说:“我相信张先生会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不会因为我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员工在非上班时间语言上有所冒犯,就会在工作上给我小鞋穿。好了,我要说的说完了,如果不想让我太碍着你的眼,你可以帮我把门打开了。”

    脸色更是阴沉,张竞驰仰起脸高高在上地问:“你知道鱼为什么会上钩吗?”

    我被他这个很跳跃的问题弄得莫名其妙,我顺嘴应了一句:“嗯?”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张竞驰嗤笑了一声,他说:“只要张嘴了,鱼就离上钩不远了。如果你不想被人知道你在撒谎,你最应该做的事情是适时闭嘴。”

    我不想输了气场,于是我也嗤笑了一声说:“我没撒谎。张先生你不要自我感觉太良好。”

    张竞驰一个转身背对着门靠着,他将双臂交叉抱起来,懒洋洋地说:“你就承认你还在暗恋我吧,毕竟暗恋我不是一件丢人的事。”

    我还强撑着把不屑的笑容留在脸上,我斜视了他一眼,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说:“我早就觉得这样又丢人又愚蠢,我早就把这种一文不值的的东西丢进了垃圾桶。更何况这也是张先生喜闻乐见的,你又何必非要跟我纠缠这个话题,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是把门打开让我滚。”

    盯着我看了不下三十秒,张竞驰轻笑了一下,他用我完全捉摸不透的语气说:“那我验证一下?”

    他说完,飞快地俯身下来,伸手从我的发际穿过来将我的头一把扣住往前,他的唇作势要贴上来。

    我惊诧地瞪大了眼睛,大脑一阵空白,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僵持了一阵,他毫无下一步动作,我伸出手来狠狠地推了他一把。

    张竞驰这才松开我,他伸出拇指触碰了一下自己的唇,他似笑非笑地盯着我说:“刚才你是在期待吗?你真的以为我会吻下去?你的脸真红,让我看着都差点心动了。”

    我想要按耐住内心的惊涛骇浪,却不料太多复杂的情绪酝酿在心里面,最后变成了我脸上更多的红晕。

    可是我更觉得悲哀。

    他看起来,像是在开一个特别好笑的玩笑。

    我把头低下去,我还想把头低到尘埃里面去,我的手竭力地抓住我的衣袂,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里面一点儿哭腔也没有,我努力让自己展现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是我的眼眶禁不住微红,我调整了好一阵才抬起头盯着他说:“张先生,你觉得这个玩笑很好玩吗?”

    张竞驰的脸色微微一僵,脸上露出了些少的局促,他张了张嘴,却没再说话。

    我说:“很荣幸,我娱乐了你。”

    张竞驰的脸上忽然浮上些少讪讪的神色,但是这些波澜的情绪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伸手按了一下密码槽,拉开了门。

    我挺直了自己的身板,我抬高了自己的头颅,我努力让自己的步伐看起来从容不迫,我竭力将自己仅剩的一些自尊还安安稳稳地扎根在我的身上,我就这样强忍着将要奔腾而下的眼泪,装出一副轻松自在的样子,远离了张竞驰的视线。

    我过了一个特别疯狂的周末,我骑着自己那辆破山地车出去,迎着呼啸的寒冬努力前行,我企图让自己忙起来,忙到能忘掉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心碎。

    也幸亏博联够大,上班后这几天,我没遇到张竞驰,也省掉了不少尴尬。

    而另外一方面,越来越接近冯文科出差回来的时间,我不知道等待着我的会是一场什么样的灾难,我内心越来越接近崩溃,我无暇顾及太多,我甚至祈求时间走慢一些,好让我有更多时间想好对策。

    但是无可避免,这一天还是来了。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这天下班之后,我回到家里坐立不安了好一阵,正想主动给冯文科打个电话求情,他的电话就先来了。

    我一接起来,他就直接说:“在你家楼下,下来。”

    我正要开口恳求,冯文科来了一句:“哦,今天我把办公室的监控调出来看了一下,你哥打人的画面很清晰,看得我都害怕了。”

    他把电话撂了。

    我内心奔腾着无数去他大爷的这个人渣之类的咒骂,却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锁门下楼。

    开车的时候,冯文科的手脚还算是安分,没对我动手动脚。

    然而当我求他放过我,我后面努力挣钱赔偿他损失时,他直接来一句:“别求我,我这人没什么同情心。”

    最后他把车开到了福田某个天虹商场,拽着我就跑去二楼买了一身衣服和一双高跟鞋,丢给我让我去洗手间换上。

    我看着他选的那件酒红色深v的打底衣,很是为难了一阵,他随即不爽:“别墨迹,我晚上有聚会,你穿自己的衣服会下我面子。”

    等我换了衣服出来,冯文科说:“今晚有个生意场上的朋友生日,我们就去露露脸,如果你表现好,我会给你惊喜。”

    我当然知道他所谓的惊喜对我而言肯定是惊吓,但是看他的不耐烦已经到了极点,我不敢再进一步激怒他,只得敷衍地笑笑。

    跟在冯文科的身后走进那个特豪华的包厢时,我才发现冯文科说的那个生意场上的朋友,竟然是陈亮。

    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张竞驰也在场。

    一见到冯文科,陈亮随即迎上来,他与冯文科握手,包厢里面有个女的在唱《青藏高原》挺吵的,但是我看陈亮的嘴型似乎在说欢迎冯总大驾光临什么的。

    他说完,用挺复杂的眼光看了我一眼,随即收了回去,招呼我们找地方坐下,他又去迎接其他来客了。

    不知道冯文科是出于故意还是无意的,总之他带着我,一屁股就坐到了张竞驰的旁边。

    一坐下,他随即伸手过来搂住我的腰,在我的腰间狠狠地掐了一把。

    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正要挪离他远一些,他凑过来在我耳边耳语:“出来玩放开点,老是那么正经多累。我保证今晚好好疼你。”

    我的鸡皮疙瘩起得更多,我的心里面更像有人拿着刀子在凌迟着,我很想拨开这个恶心的男人一走了之,可是我知道我在这座城市里面有多渺小。我不是那种还能随意漂浮的浮萍,我是那些渺小而孤独的蜉蝣,我拥有太容易支离破碎的后半生。

    我得罪不起他。

    我失去了明目张胆拒绝他的资格。

    牵强地笑了笑,我抿着嘴不作声,又是不动声色地挪着离冯文科远了些。

    但是就挪了这么点位置,挨着我坐着的张竞驰也不知道是嫌弃还是干嘛,他站起来,换了个位置。

    我难受得要命。

    正在这时,有个跟冯文科差不多年纪的男人端着两杯酒过来,正巧那首歌唱完了,包厢里面有短暂的些少安静,那个男人很是猥琐地说:“冯总,哪里找来的妞,嫩出水来了,今晚你**。”

    冯文科笑笑,他把酒接过来硬塞了一杯在我手上,他继续凑到我耳边说:“喝点,我最喜欢微醺的女人了。”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我没接那个酒杯。

    冯文科随即不爽:“别说你哥回去湛江了,就算他出国了,我想弄死他易如反掌。”

    我僵住,最终拿过那杯酒一饮而尽。

    我无法计算冯文科给我倒了多少杯酒,总之他拽着我出来将我塞进车里面的时候,我的视线一路模糊。

    只见到前面的绿灯变成红灯,在我的眼前渲染成一片光彩夺目。

    却无法足够闪耀我黯淡无光的人生。

    我正迷迷糊糊地愣神,冯文科的手忽然覆在我的手上,他微微凑过来暧昧地说:“你今晚真乖。我们不去酒店了,我带你玩点别的。我保证,这一晚,你肯定终生难忘。”

    我一个激灵,正要抽出手来,他已经松手,发动车子飞驰而去。

    冯文科在前海海滩附近比较偏僻处停住了车。

    由于惯性我往后仰了一下,还没回过神来,冯文科已经俯身过来,他熟练地将我的位置放下去,我一个惊慌失措想要直起腰来,却整个身体被他禁锢住,动弹不得。

    我伸手想要推他一把,手却被他一下子抓住,他把我的手硬生生地按下去,痛经久不息地传来。

    他的脸凑了过来,嘴唇贴到我的脸上,我下意识地抿着嘴,心慌意乱,想着到底该怎么办。

    大概是察觉到我脸上的异常,他忽然松开我的手,转而将手游弋到我的脸上,他的脸上是那种掌控全局的傲慢,他拍了拍我的脸,冷冷地说:“你想反抗吗?如果你敢有一丝的不乐意,我就有办法让李大军把牢底坐穿,我说到做到。你要想想李大军多可怜啊,就犯了点小错,后面就得大半辈子的被关进去。”

    我的目光跟他对峙了不下三十秒。

    他终于收回去目光,手直接放到我的裤子上狠狠地摸了一把。

    他暧昧而无耻地说:“等下我会让你死去活来的。”

    我打了一个寒颤,悲愤忽然从来没有那么浓烈地汹涌过来,它将我仅剩的那些还能权衡利弊的理智全部淹没掉。

    借着酒劲,我伸手将他的手狠狠地摘出来甩到一边,我抡起手直接朝他的脸上摔了一个耳光子,我冲着他吼说:“冯文科,我真的是受够你了!我今天就要反抗怎么了?你有本事,你就弄死我!不然你敢动我,我就敢去告你**!就算没钱我也借钱给告你!要不然我就到处发帖,到处曝光你!我们走着瞧,看谁怕谁!”

    随着这一声手掌与脸庞撞击发出来的声音,冯文科愣了一下,他的脸突兀变得阴沉,他抬起手来,狠狠地回甩了我一巴掌,骂骂咧咧地说:“我操,是我这段时间对你太客气了?你他妈的真以为我喜欢你这种带不上台面的女人!你他妈还敢跟我甩脸色!”

    对于我而言他算是长得壮硕,他在把我打愣了之后一个翻身压过来,我完全被他禁锢在身下,战斗力的差异可想而知。

    很快,我的外套被扯掉了,里面那件深v的打底衣也被扯得七零八落,我的bra露了出来。

    我一个惊慌失措,空着的那只手不断摸索,寻找着能让我进行反击的武器,可是直到他快要拉下我的裤子,我却依然两手空空。

    正在这时,我看到这边的车门开着,我和冯文科都露了半截的脚在外面。

    我赶紧的把自己的脚挪回来,一个伸手将门狠狠地扣了起来。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冯文科微微弓了一下身体。

    我揪准机会,飞快地伸手推门,骨碌地滚下了车。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本帖最后由 此号很霸气 于 2016-3-1 15:08 编辑

跃而起,将那快石头狠狠地敲在了冯文科的额头上,我狠狠地说:“人渣!怎么你不去死!”

在昏暗的月光下,鲜红的血液呈现巧克力的颜色慢慢地溢出来。

冯文科伸手覆上他的额头,他随即把手拿下来看了看,他又扫了我一眼,忽然惨叫了一声:“血啊。”

随即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从劫后余生的恐惧里面抽离出来之后,我这才恍然知道自己犯下了大错。

顾不上擦去眼眶里面因为惊恐而快要溢出来的泪珠,我丢掉那块沾着血迹的凶器,蹲下去用一只手按住冯文科的伤口,血从我的指缝中慢慢地溢出来,我全身软绵绵的,不敢伸手去探冯文科的鼻息。

整个人瘫坐在地上,我按住冯文科伤口的手越发的无力,脑袋里面跟开运动会一样轰隆隆的,好一阵我才手忙脚乱地掏出想打电话。

拿着翻了好几个号码,我想打给林小美,最终我却放弃了。

又翻找了一下,我赫然看到了陈亮的名字映入眼帘。

电话差不多响完了,陈亮才接起来。

有点吵,他的声音里面有些醉意朦胧,他说:“橙子,小橙子,找我有事呢?你终于舍得主动找我了吗?”

一听到他的声音,我的眼泪就忍不住下来了,我急匆匆地对着电话语无伦次地说:“陈亮,我杀人了,我把冯文科杀了,他死了,他死了,我该怎么办,我竟然杀人了。”

陈亮那头先是一阵窸窸窣窣,很快又是一阵打开水龙头的声音,完了才是陈亮的声音:“你先别急,这样,你先告诉我地址,我马上过去。你现在就打120急救电话,剩下的事,等我过去再说。”

电话突兀地被挂断了。

我的手依然抖动得厉害,按了老半天才拨通了120的电话。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双膝跪在冯文科身边,两只手重重地按在他的伤口上,血依然慢慢地沁出来,显得触目惊心。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嘴里面不断叨叨说:“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没想过要杀你,你千万别死,不要死去,求你别死。”

我不知道自己在自言自语了多久,120鸣笛的声音终于在耳畔响了起来。

直到冯文科整个人被抬上车,我还没从这场惊吓中清醒过来。

有个医生模样的男人跟我说伤者情况不算特别严重,他不过是晕血,一下子晕厥过去,又问我报警了没有,我浑然不觉,只是翻起手掌看着自己沾满血迹的双手。

那个医生蹙了一下眉头,转而在我面前打了电话报警。

正在这时,不远处有耀眼的车灯,照得我眼睛都睁不开来。

等我慢慢适应过来,我看到有人朝着这边走过来。

借着月光,我看清楚了来人。

才扫了一眼,我就愣住了。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私房钱
9670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9332 
UID
5461677 
回复 此号很霸气 的帖子

那也挺好看的。

点评

此号很霸气  眼快瞎了,明天更新~  发表于 2016-3-1 15:33
微信号49631034
淘宝店铺:https://shop33500100.taobao.com/
完结!转帖~3月11号更新!夜深了,找个树洞扒LZ深漂十年的混乱情 ...
快速回复
上一页首页12345678910下一页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回复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互联网清理整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70037粤网安备案号:4406043013572公安机关备案号:44010602000096粤ICP备09174648号Copyright 2004-2017 盛成科技 All Right Reserved版权所有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回顶部